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溯

秋逝枫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听译:(嘉宾:柿原徹也)霜月はるかのFrost Moon Cafe 第77回 (2010/01/20)  

2010-02-07 19:51:28|  分类: 寒月听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次的听译基本按照每句每句翻译的形式。不过有些太重复的话我就稍微整合了下(不过确实不多,所以才有万字超过的篇幅)。里面有我全程吐槽,还有尽可能的考据。这期是非常有趣的一期,所以大家尽可能对着原广播听那些无法用文字表达的语气(为此我在每块还添加了时间节点,请确认)。广播地址是:

http://www.timerocket.co.jp/fmc/

2周内都没问题,两周以后,我应该会添加一下可以下载的地址,请在我BLOG里确认:

http://afterrainremind.blog.163.com

翻译不易,请转载时标明出处(我的BLOG)。谢谢。

 

 

 

 

下周五1/25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漫画第二卷要发售了!耶(拍手)!大家有没有预约呢?这次有限定版和普通版的区别,限定版里有新曲CD付送。请大家将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的故事关注到最后吧。然后这次漫画发售的前夕,请来了特别的嘉宾,敬请期待。

[主题曲](以下霜月为S,柿原徹也为K

S:那么马上有请嘉宾。欢迎光临。

K[热情高昂]被分配到第一小队的,索鲁托·芬内卢(就是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的男主角)。请多多指教。(这句话是广播剧里男主角出场的第一句话,某K故意的。)

[冷场= =这话有这么冷么,还是霜月桑单纯忘了这个NETA]

K[无精打采,大概自己的NETA无人吐槽有点失望]しもっす。(干笑)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中索鲁托·芬内卢的配音柿原徹也。好久不见了呢。

S:是啊。好久不见了。那么,这位就是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中索鲁托·芬内卢的配音柿原徹也桑![拍手]

Kしもっす*N[这同志对这打招呼方式这么中意么]啊,终于被叫过来了。被这个节目。

S:其实这个节目,纯声优的朋友来访还是第一次呢。

K:哎?我明明是第一个,但是在LIVE的时候泽城(美雪)酱已经来通过气了啊。(霜月样安慰作战被拆穿了。)

S:确实如此,抱歉抱歉。

K:啊,可怕可怕。

S:嘛嘛,前段时间,11月的LIVE的时候。泽城美雪桑确实,不过自然在企画阶段,让帕赛丽和索鲁托同台一唱一和的提案很多。自然从概念上说,我主要负责唱歌。帕赛丽,我和帕赛丽合唱的地方很多。所以想拜托泽城美雪担当这个任务(所以请她来RADIO?),这样的形式。

K:这样么,是这个问题么。不是这个?这样啊,那样也算难得了。毕竟,反过来说,第一次拜托声优同台演出,也辛苦了。哎?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?

S:两年了。

K:两年了都!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的广播剧CD,好像还是记忆犹新。这可是我在两年前,使尽全力制作的作品。

S[霜月桑甚欢乐]谢谢。

K:这个开场够长的啊。

S:嘛,私人广播嘛,没什么时间限制的。

K:今天做些什么呢?

S:今天自然会谈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的话题,声优的本性啊本色啊。

K:本性,真是歪理。我一直很“本大爷”的啊!

S:抱歉抱歉,本色本色。

 

[500]

[所有的版面的报幕都变成了柿原徹也,那个语气实在是抽。捶桌]

S:嘛,今天想和柿原徹也谈论种种问题。

K:真是的!为什么,我之前报幕“这里是霜月はるかFrost Moon Cafe”什么的,要被人说正经兮兮的。这种话是不需要的。好歹我是也拿钱帮人做事的。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么。

S[笑抽]其实这个节目的制作企画让柿原桑做了好多事情呢。

K:就是啊,为什么我和霜月桑阔别了两年,被请来广播,为啥要做这些事情呢。被摆了一道啊。

S:嘛。毕竟来玩一次嘛。这位就是这位就是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广播剧中中索鲁托·芬内卢的配音柿原徹也桑。录音是在两年前,但是实际上更早以前在工作的地方看到过柿原桑,虽然当时没有说过话。炼金术士玛娜的第一作。

K:要说游戏作品的话,那是我第一次作主角啊。

S:然后,那个主题歌是我负责的。

K:等等。我,可以模仿下吗?

S:请

K[以比较那啥的语气唱了《白夜幻想譚》的第一句]这句歌词总在脑海里回荡。

S:谢谢。

K:怎么说,第一次作主角。对我来说,实在是个非常深刻的回忆。虽然,很抱歉。歌的名字我不记得了。但是无论如何,那个声音,那个歌声,在脑海里回荡。整日整夜不停的。自然如果说睡觉的时候也,那是骗人的。实在太令人怀念了。

S[笑爆]其实录音的时候也在唱。(戳穿啦,某K

K:真的假的?!也就是说我和两年前没变过啊。真是太糟糕了。

S:其实这个系列当时开发商的发表会,我也出席了。和声优啊,一起接受了采访。那时候,实在是菜鸟兮兮的感觉。

K:那可是56年前的事情了啊。很早以前的事情。

S:我也那时候算是制作游戏主题曲,大概第二回的事情。

K:原来不是第一次啊。有点失望啊。我可是第一次哦。[知道乃的童男之身被破了]

S:从那以后也经常和GUST合作啊。那也对我来说,是回忆很多的作品。柿原桑也作为主角,我对那次印象很深。

K:“元素还原吧!”(大概是句游戏中的台词)这种感觉?

S:对对!

K:啊!!!怀念!超怀念的!

S:我也玩过游戏,不经意就玩了。

K:霜月桑原来是GAMER啊。玩点什么类型的?

SRPG

K:啊!果然,我也玩过其他很多RPG

S:但是,想到最近声优要来,就把游戏第一次通关了。

K:非常感谢!谢谢!

S:还有ティアクライス也通关了。

K:幻想水浒对吧。

S:确实,在很多地方听到过柿原桑的声音。

K:专业GAMER?!

S:专业GAMER,应该。(笑)

K:哎?果然大多数还是RPG

SRPG。应该说工作很忙,只能玩玩DSPSP之类的。

K:可以带着走的那种。

S:对,所以没办法恒定地玩一个游戏。只能偶尔玩下DS

K:那现在在玩什么呢?

S:现在啊,怎么说都现在了,还在勇者斗恶龙的最终关前面。

K:哦哦,我喜欢这种。怎么说,那种不追潮流的感觉。

S:嗯,之前因为暂时没可能把BOSS打完了,所以一直等着。现在好不容易打到最后一关了。

K:原来如此。很好呢,不追潮流什么的。我现在已经,[两人狂笑]

S:真好,不追潮流。[这里有个K君无意的冷笑话。他想说的是:俺は今もはやい…(我现在已经)。然后说到一半发现自己说了个冷笑话,变成もうはやい(已经流行了)]然后霜月桑就吐槽他。

K:是啊是啊,[郑重其事]追新什么的,会做有鬼。[霜月桑欢乐甚]我就是这样的家伙,今天多学着点带回去吧。

S:好好。嗯,听众们想知道的就是柿原桑的本色,不对本性。

K:本性真的有点不太好吧。影响什么的。(由此看来,这个词有点贬义)

 

[1108]

S:嗯,正如我们知道的那样,要怀有自豪感生活着。其实我想问柿原桑的是:对声优开始有兴趣,兴趣这个词好像太粗糙了。声优认识的人啊,朋友什么的很多。感觉声优在事物所啊职场什么的,在业界也不是说特殊,怎么说很有原则规定的职业。不自觉有这种印象。话说回来柿原桑为什么想要成为一名声优呢?有没有什么契机之类的?

K:是啊,嗯。怎么说好呢。要哪个契机呢?

S:哎?难道还有很多?

K:果然,想要成为声优这件事情。应该说是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,在某一天突然形成了这个愿望。那是我18岁的时候,突然发现世界上万事都存在道理逻辑。看着动画啊,迪斯尼啊,还有外国电影什么的。突然发现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东西啊。很多原因一下子交杂在一起,突然变成了想要成为声优的愿望。不过,最先所谓契机,有这种想法的是,嗯,简单说来。心跳回忆。

S:哦哦。这样啊,心跳。玩的时候不小心陷进入了,发现正合适。这种。

K:是啊,每次每次,在传说之树下被告白。“哦,这个女孩子真棒。”之类的想法。怎么说呢,游戏里可以听到声音,是一种崭新的体验。

S:啊啊,确实如此。

K:之前也只能在街霸里听到“波动拳!”之类的。然而(心跳)是全部语音的。上田祐司,就是在游戏里演主角的朋友早已女好雄[霜月桑表示知道][K腔调一转]好像你最近有点奇怪的传闻。”之类的。上田祐司桑,是第一次在游戏中听到的男声的声优。那时,亲戚送的的录像带里有啥“sexy-go-round masaru”之类的(别问我这是啥,我也不知道。大概某和谐片,K君你赢了)[霜月桑颜面表示羞耻]然后,不思议游戏什么的[霜月桑表示怀念]。看着的时候,[转成好奇语气]感觉“哎?声音这么像,但是演绎得完全不同。”在END里的CAST表里找到了上田祐司桑。这个对我来说是一次冲击,虽然知道有声优这个工作,但是感性上认识是第一次。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吧,知道日本有个职业叫做声优,回日本的时候一定想成为一名声优。

S:现在爆料一下,其实柿原桑是曾经生活在德国的。

K:我刚刚说了回国了嘛。没错,我是德国出生的。不过正因为在外国,能够聆听声音这种机会,游戏明明也不多,就在这不多的作品里面,集中精力努力仔细聆听,才萌生出了这种愿望。

S:确实有的这样的契机。在认识职业的时候,那种。我也是看了动画,玩了游戏。想成为里面的歌手。想成为是之后的事情,首先是很憧憬,初中高中生的时候。

K:想成为歌手是吗?

S:对对,动画游戏的歌手。要说为什么,也是喜欢动画游戏的原因。当时,林原惠桑既是声优又是歌手那样是十分流行的时期。果然当时通过动画游戏,知道了这样的职业。

K:果然还是这样啊。我明白了。霜月桑,果然还是想成为声优的吧。

S:嗯,憧憬啊。当然。当时嘛,自己也喜欢唱歌,想成为和动画啊游戏什么的有关系的人。声优啊,歌手啊,感觉好棒啊。受林原惠桑的影响很大。想成为这样的人。只唱动画游戏的曲子多好啊。

K:果然还是喜欢上EVA的人吧。

SEVA当然全部看过。更加前面点,幽幽白书,我看的是。

K:哦哦,来了!(キター!2CH用语自重)来了!!爹刚!!!(意义不明)不好意思,等一下。(某人太高兴了)[强调奇怪]可恨啊!这果然是同样是AT1才做得到的事情。大家。至少,也是我的前辈能做到的事情。[大概在说幽幽白书的台词?自己的前辈是里面的声优?大家原谅我,我没看过幽幽白书]

S:从幽幽白书知道了有声优,然后看了很多之后,产生兴趣后。发现也有唱歌的人啊。有了兴趣后,自然而然买了CD。觉得这些人实在太棒了。然后对父母说,想成为唱这些动画游戏歌曲的人。然后得到的回答竟然是:大概没这么好的事情吧。

K:对父母说,自己想成为歌手,还能让人理解。不过说想成为唱动画游戏歌曲的人。有点…[两人笑]这后面怎么样了?

S:嘛这之后暂时放弃了这个梦想,不过喜欢还是喜欢,以一个USER的身份享受其中。买买声优的CD,偶尔再做一次梦之类的。但是时光变迁,我也成为OL就职了。不过之间也继续在唱歌。不过最后还是因为兴趣成为契机,接受了这样的工作,现在继续在唱歌。现在看来,当时“没这么好的事情”的事情(实现了)。(笑)

K[怪腔调]轻松搞定!

S:果然喜欢动画游戏。把喜欢的东西作为职业真的是非常幸福的事情。真的和恩惠啊缘分之类的连在了一起了吧。真的很感谢周围的人,现在感觉很幸福。

K:最近媒体什么的增加起来了呢。我们那个时候,哪里有什么网络啊。这个WEB RADIO也是(当时不能想像的),只能靠电波啊,磁带什么的。

S:哎,虽然在这么说。我们没有跑题吗?

K:啊!应该没有吧。

KS[异口同声]原来如此。

K:啊啊,太好了没偏题。

S:说起心跳回忆,其中担任声优的丹下樱桑的广播,我也听过。

K[腔调怪异]真好捏,丹下樱桑

S:最近,LOVE PLUS

K:啊!LOVE PLUS。不过从心跳回忆开始恋爱模拟游戏开始流行。现在已经近20年了啊。 这某种意义上来说,自然游戏厂商的努力,声优的出演,还有精彩的歌曲构成了这个游戏类型。正因为表现方法增加了,才能和现在联系在一起。

S:有了PS以后,角色有了声音。正因为有了声音,人物的塑造才变得更加成功了吧。角色如此成功,FANS也迷上了这些角色。这本身我觉得是很棒的事情。声优的力量,能够非常强烈地感受到。恋爱模拟游戏尤其如此啊。

K[小声]霜月桑,霜月桑。

S:哎什么?我刚刚是不是说得很好啊。

K: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的话题完全没讲。

S[]啊,稍微回到原题吧。那么来读个听众来信吧。

 

[2103]

RADIO NAMEアシマ

(问好)虽然是1年多前听的,在这里想问一下柿原桑,出演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后的感想。还有通过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的出演,您觉得霜月桑是怎么样的人呢?非常期待两位的对话。

K:哎,终于到了正题时间,轮到我出场了。索鲁托·芬内卢的配音柿原徹也啊。CD发售大概是1年多前,但是录音已经是2年前的事情了。当时,事物所的经理跟我说,有一张叫做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的CD然后,想根据音乐做一个广播剧,说故事的那种。绘图啊,故事啊等等,事物所都让我看了。虽然经理这么说,后来看了我也是同样的想法。非常重视世界观的作品。如果能够细致地做出来就好了。回家以后认真研读,构想了霜月桑的印象,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感受世界观,比起先塑造人物,先了解世界观更重要。然后和其他角色的立场间的平衡,比如那家伙是信仰什么活着的呢之类的。这些是最先考虑的事情。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的其中一个回忆。

S:啊,原来如此。今天真是难得,怎么说作为企画者,(能听到这样的话)。

K:呀,怎么说呢。一开始有曲子不是么。然后再构成故事,这并不容易啊。读读台词是很简单的事情。但是仅仅是读的话,什么都传达不了。所以这是新的挑战啊,而且还是主角啊。能接受这样的工作,真的是很高兴。

S:谢谢。哎,我怎么说也只是制作了音乐CD,把大概的人物形象描述一下,但是不是非常明确。或许正因为是音乐,印象总是不这么明确。感觉,角色没有动起来。设定自然已经决定了。但是具体人物怎么“动”,只能在想像的范围里。动起来会怎么样,其实还在摸索中。然后到了决定CAST的阶段。其实当时漫画还没有开始连载。自己怀着,到底要怎么样的角色啊的想法烦恼着。当时我也算熟悉柿原桑的声音,当时也在配天元突破红莲之眼。听了很多参考,和日山桑一起考虑CAST。那时候伊利斯的广播剧CD发售了,我听了那个以后。索鲁托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。当时角色的印象只有在自己脑海里,我们就在摸索有什么可以和脑海中的印象联系在一起啊,这样的阶段。听了柿原桑的演绎和声音以后,觉得索鲁托这样很好。

K:啊,谢谢クレン(那个广播剧里的角色,大概)。嗯,确实他和索鲁托有很相像的地方啊。很温柔,爱自然要保护自然这种感觉。

S:嗯,真是典型的主人公类型。所以当时,配音的时候感觉角色一下子在心中活了起来。所以漫画连载的时候,受广播剧的影响也很大。

K:是吧,是吧,多亏了谁啊。[自满状]

S:不过这正是柿原桑的印象啊。

K:啊,太棒了!最近一直被这么夸奖呢![尾巴翘起来了] 不过经常有人觉得,自己心目中的角色和声优演绎出来的不一样。不过确实,形式上来说有的时候确实能做到,也有时候没办法做到。但做到了,真是高兴啊。感觉能继续配音真好啊。所以在2年后,被邀请到这个节目,实在很高兴。话说回来,有第二作么。

S 啊?啊,有二啊。继承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,其实有一张CD叫做グリオットの眠り姫。去年发售的。接下去(DRAMACD工作?)才要开始开展。

K:哎?主角是谁?

S:没决定呢。

K:索鲁托呢?

S:索鲁托已经成为了传说了(远目)。

K:也就是所谓,过去的人物咯。过去的STAR

S:对对,大概还有铜像之类的。

K:哎?我看脸蛮像的,我还打算再干一次呢。[K君乃脸皮厚比长城]不过完全不一样的故事啊。

S:不过如果剧情编设好了,请一定来出演。不过这一切也可能是我们俩的妄想。

K[慷慨激愤] 索鲁托啊!正是因为有了声音,才好好活过,成为传说了啊!这样啊,啊啊。[假失望状]

S:不过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这次漫画第二卷发售了,不过其他方面或许也有可能展开。形式不局限于广播剧,其他媒体可以插入声音之类的都可以。

K:喜欢游戏的话,游戏不错啊。

S:如果有机会的话,果然还是想请您来演呢。

K再演一次么。

SMAKER桑,拜托了。

KMAKER!然后,也需要正在听这个节目的大家的力量啊!也请继续支持下去!

S:嗯,已经谈了很多问题了啊。在后半,有一些游戏一起挑战一下。

K:还有啊[蹭得累,不愿意状]

S:嗯嗯,还有。多多指教了。接下来就进入Music recipe的时间,这么难得大家就一起听一下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广播剧的主题曲。[約束を灯して]

 

[音乐中]

[3147]

K[K]Sandwich Judgement Level 3!

S[冷场]

K怎么回事这微妙的氛围!

S呀,怎么说呢一直我是自己说的。突然有人帮忙,我感到很高兴。

K:我不知道一般怎么说的,总之先这样了。

S:没关系,我也一直是用吼的。

K:啊啊,太好了。那么这个板块是做什么的?

S:哎,这个是主持人和嘉宾一起挑战的板块。围绕一个话题,我们分别给出答案。如果相同的话记一点,如果有3点的话,作为奖励可以一起品尝准备好的甜品。如果不到3点的话,作为惩罚游戏,要喝FROST MOON CAFE不太推荐的一种饮料。今天的甜品是ジャン ポール チェボー[翻译不能 OTL,请大家复制后GOOGLE一下]像雪人一样。顺便,今天的惩罚饮料是超苦千振茶[请同样GOOGLE](顺便再补充一点,这个板块的题目一般是听众投稿给出的)

K:啊,这不就是搞笑艺人经常搞的,[腔调怪异]其实也没这么苦咯。那绝对做过头了。

S:其实我算喝过,感觉“原来这么苦啊”这样。

K:嘛,艺人也很辛苦啊。

S:其实就算不是艺人,STAFF的大家喝了以后也都“嘎哦”一下,“超苦”!之类的反应。

K:真的?难道那个剧本企画“ジュンぺー桑”也是个搞笑艺人。[K君,乃已经被背后的目光刺死了]

S[笑翻] ジュンぺー桑喝过了吧[拉面王子这里回答的一句话没听明白,应该是喝过了]所以,怎么说。这就是惩罚了。想喝的话,被惩罚也可以哦。

K:啊,不过霜月桑没关系吧。

S:不过STAFF桑们好像都很期待我的反应。那么一起来体验吧!

K:哦呜!

 

[3453]

S[问题1]说到又白又松软的东西,第一反应是?[我的第一反应是棉花糖,虽然从来没吃过]

K:果然,还是点心之类的东西。

S:那么就是点心类的东西。

K:写下来对吧,简单点的就行。

S:虽然有很多选择啊。

K:馒头啊!

S:哈啊[笑翻,我也笑翻。233]我写的是大福。因为馒头有很多种类嘛。

K:原来还有大福这种写法啊。喂喂,那边。我是德国出身的嘛。这种事情,不过我真的是觉得馒头就是大福,才写馒头的。不行么。[乃这个也太扯了。区别还是蛮大的。大福的皮是米做的,而馒头是面]

S:不行哦。

K:啊,这样啊。不好意思。霜月桑,对不起啊。[超不服气,我明明想的是对的]

 

[3621]

S:那么第二题,就你来看,有着必杀技般的声音的乐器的名字是?(如果是乐器的声音的话,我为啥想起小提琴,琴美自重= =

K:乐器?

S:嗯,请想一个必杀技兮兮的。

K:嗯,像喊一个必杀技般吼出一个乐器的名字,就会变成日山桑的吼出的绝招的那种对吧。原来如此。[有点意义不明的笑话]

S[]这是什么基准啊。[原来上面那句话是典型找吐槽的,K君乃才是搞笑艺人吧。]

K:好冷好冷,那么热热场子吧!“扩哭克啦!”(意义不明的吼叫)这样的话,大概很像必杀技吧。

S:但是必杀技般乐器的名字。

K:所以啊,怎么办。

S:什么类型的呢?

K:那么就吹的吧。不是从爸爸哪里得到的那种哦。(鼾声么?大概指)

S:那么,请就写下必杀技一样的那种吧。

KOK,吼!!![放大招状]“小号!”(Trumpet[3710]

S[霜月桑和拉面王子笑翻]

K:哎?哎?啥事情?[装傻]

S:那么我也[强忍这笑放大招状]:“小号!”(Trumpet

KYEAH!!!!!果然还是小号啊!无论怎么想。其他我完全想不出来。

S:为什么?

K:还有,如果是轻柔的那种。钢琴。PIANO(这里说的是乐器读音的轻柔)

S:呀,这已经变成咒语了。

K:是啊,果然不说必杀技那样的,轻柔那种的果然还是。PIANOPIANO,模仿下中村悠一的腔调,PIANO。(这段请务必听原文,文字完全无法表达这种语气。另外中村悠一也在广播剧里有演出,请核对CAST表。)

 

[3808]

S[笑翻]那么继续吧,“说起柿原桑就是索鲁托,说到索鲁托就是盐(salt日文念起来音一样,兄弟冷笑话GJ)那么请问做菜的时候除了盐和胡椒(这个难道很常用?)经常使用的调味料,第一个想到的是?”

K:调味料啊,盐和胡椒已经有了。那么——哎,霜月桑做饭吗?

S:不怎么做啊。

K:啊?哎,我也一样啊。[小声]

S:哎?做吗?

K:做啊,有的时候。[GJ]

S:哎?!

K:不过,SA SI SU SE SO[日本一行五个假名,分别对应5种日常调味料]之类的我还是知道的。

SSA SI SU SE SO是啥?

K:哎?哎?没关系的哦,这里不装傻也没关系的哦(K君,乃是个好男人,帮女孩子打圆场。GJ)。SA SI SU SE SO是调味料。

S:调味料,这么念的吗?(霜月桑,您辜负人家好意了,OTL

K[无语]那么,说一个SA代表的调味料吧。

SSA打头读音的调味料。啊啊,我知道了。

KOK

S:嗯,等下告诉我SA SI SU SE SO到底是哪些东西。

K:那么从我开始。将将!“砂糖”(对中国人来说应该很正常的吧,不是盐就是糖了,我第一反应也是糖。“

S:我也是。将!“砂糖”。

K:太好了。

S:那么,SA SI SU SE SO到底是哪些东西?

KSA嘛,就是砂糖(SATOU)啊。SI 就是盐(SIO)。SU就是醋(SU)。SE就是酱油(SHOUYU

S:哎?为什么?明明是SE啊。

K:因为其实应该是(SEIYU[懂日语的话,看看这里吧。http://ja.wikipedia.org/wiki/%E3%81%95%E3%81%97%E3%81%99%E3%81%9B%E3%81%9D_(%E8%AA%BF%E5%91%B3%E6%96%99)]

S:哦哦。原来如此。

KSO就是酱汁(SOUSU[口胡你吧,我都知道]

S[]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西洋的东西了。

K:我怎么就这么口胡呢。所以我才不行啊。[自暴自弃状]SO[思考状]味增啊!(MISO

S:啊啊原来如此。这个难度这么高的SA SI SU SE SO啊。

K:嘛嘛,我也完全没资格说别人啊。

S:这也都不是打头文字啊。

KSA SI SU SE SO好难啊。不过对了一个,没关系。

 

[4022]

S:太好了,那么最后的问题。“差不多要忘记了,今年是虎年。那么说起以‘TORA’为开头的东西是?”哎?

K:举个例子的话?[旁边的工作人员,大概是拉面王子说:TRAP开头以外的词哦。]原来如此。

S[两人狂笑,然后烦恼状]

K:哎,那个曲名里不是有吗?正是因为那个,中村悠一会那啥。(怎么又跟这同志扯一起了)

S:啊啊!我知道了。不过那个。啊,我知道了。变成了和音乐有关系的了对吧,和中村悠一有关系的。

K:没错,关系大了。没关系的话,我会很困扰的。

S:啊,我知道了。我最近跟这个也很有关系呢。

K:有关系么?我怎么不知道!我应该最先知道啊。[您又不是人家的那位]

S:我知道了嗯。

K:总之先把那个TORA的东西先说出来吧。

S[两人一起]TriangleYEAH!!!太好了。我刚刚其实说错了,我其实跟这个没什么关系。[那个我先解释一下这里的NETA,这个到最后也没捅穿,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到的。说的是MACROSS FRONTIER的事情。中村悠一配的就是那个演樱姬的伪娘,他和绿毛女王三角恋的故事。然后这片头曲不知道大家还记得么,坂本真绫唱的トライアングラー(Triangler)]其实在MAKER桑的LIVE上,我被邀请唱了这首Triangler(好想听啊),虽然说是MAKER桑,但完全没有关系。虽然没有关系,还是被邀请了。有这样的关系。

KTRANCE?扑克牌?(举了一堆TORA开头的词)

S:还有卡车啥的。Tradition之类的。

K:没人会用这个词吧,很麻烦。

S:不过,平安无事地成功了。这个作为奖励可以吧。太好了。

K:作为RADIO的话,可以得20分了吧。[这个板块的设定,如果满了20分,制作人要请客吃饭]

 

[4225]

S[]为柿原桑也准备好了千振茶哦。

K:千振茶我也想尝尝啊。

S:当然可以,请。

K:怎么?到底是怎么样的呢[端上来中][小声]谢谢,我要喝了。

S:从千振茶开始啊。

K:气味很正常啊。

S:是啊,有点汤药的味道。

K:有点XX茶的味道。(XX查不到)

S:那是什么?(霜月桑也不知道),我觉得倒很普通。

K[喝一口]哦噢喔!!!!原来如此!!!!!

S[笑翻]

K:啊啊!!!!原来如此!!!![咋下嘴,放杯子]这确实很特别。

S:确实很特别。

K:这个厉害。这个不会还是算稀释过的吧。这么,对不起啊,搞笑艺人的各位。稀释过对吧,颜色完全不一样啊。

S:应该是吧,大概。

K:这个,明明稀释过,还这么厉害。[再喝一口](味道)来了!!!!啊啊, 原来如此。

S:还有很有余味的。

K:但对身体应该很好。[再喝]

S:嗯,对身体应该很好。

K:那么,要和各位分别了啊。

S:作为奖励,那个可以吃哦。

K:啊,原来如此。

S:这个,这好像割不开啊。

K:完全啊。

S:这个雪人状的,好像是白巧克力包起来的。[无尽的敲打巧克力壳的声音]

K:这个完全打不开嘛。只好把这个雪人的脖子给拧了。

S:这个真的是这么吃的么。

K:这个,粘粘的。

S:这个怎么办呢[大概指壳子]

K:等下给STAFF众吃吧。[喂!]哈哈哈哈。

S:这个,没体验过啊。

K:那么,把头一点点啃下来吧。

S:这样可能好一点,吃到了吗?

K[吮吸的声音]这是啥!

S:怎么样,我只咬到了帽子。

K:怎么说,奶油味很重。这里到底装了什么呢。

S:这个节目,总是会向听众描述这些甜品的味道的。好像这次传达不了了。

K:哈哈哈哈,嘛。有兴趣的各位,请自己去买了尝尝吧。

S[貌似吃到了]确实,很奶油的感觉。怎么说在白巧克力的下面,放了奶油。

K:这是什么呢?有点果酱的感觉。

S:是什么呢?应该是BERRY系的东西。嗯,NOIR是什么呢?哈哈,我已经不知道了。

K:知道了的话,在网站上会写的。请一定要看一下。

S:嗯,那么就差不多要到分别的时候了。

K:怎么说呢,原本以后30分钟的节目,竟然变成了一个小时。

S:怎么说呢,这里的特色就是随意吧。(所以扯得太多了)

K:虽然下次不知道会什么时候会再被邀请过来。怎么说呢,让我做个小的板块吧,隔周。

S:这样说真的没问题么。

K:嗯嗯没问题,我真的很想过来。下次和ジュンぺー去喝一杯,霜月桑也来吧。

S:嗯,那么请有兴趣的各位也在网站上支持我们的节目。那么今天的嘉宾就是,柿原彻也桑!

KGood moon!

S:那么,现在就让我们来听一曲吧。ティンダーリアの種漫画第二卷的新曲。[希いの標]

 

[乐曲]

[5142]

通知:(基本和78回的最后差不多,请到78去看一下)

 

今天柿原来,我也很快乐地和他谈了这么久。怎么说,专业的声优怎么说呢,能请这样的一位来,TITLE CALL帮我喊了。我真的是很高兴。以后,也想继续请声优来啊。怎么说,以后的活动也会渐渐变得广泛,接触面也会变得广,无论是声优啊还是歌手,会渐渐接触他们。如果想请哪位来的话,请一定来站上申请要求。然后漫画第二卷的感想,请一定多多投稿。那么这周就到这里吧。

 

[最后的报幕,还是柿原彻也,真够专业的]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